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娱乐|时尚|财经|军事|体育|青年之声|高校|旅游|发现|视频|游戏|汽车|青春励志
藏得菣草斗蟋蟀

发稿时间:2013-10-27 13:35:06 来源: 新华日报 中国青年网

  才起秋风便不同,瞿瞿叫入我心中。古今痴绝知多少,爱此人间第一虫。

  这是王世襄在《秋虫六忆》中描写自己对蟋蟀的喜爱。其实,豢养、斗蟋蟀早在唐代天宝年间已开始,兴起于宋,盛于明清。唐代已有以象牙制作虫具,宋代蟋蟀虫具更趋精巧,南宋词人姜夔曾记道,好事者以三二十万钱买一只蟋蟀,养在用象牙做成的小楼里。

  常熟博物馆有斗蟋蟀用的象牙草筒,高20.1厘米,长、宽均为1.4厘米,顶端开一圆形直深孔,草筒一面镌刻篆体铭文:“脱颖而出,指挥如意。凭轼而观,与君士戏。白旄一举是我利。濠叟篆。伯唐刻。”白旌原是一种军旗,竿头以牦牛尾为饰,用以指挥全军,能装入如此袖珍的容器中的“白旌”,指的是撩拨、指挥蟋蟀的菣(qìn)草。

  斗局之中,使菣草是一门高超的技术,常关乎成败,《蚟孙歌》称:“把菣如把舵,舵若歪时船损多。下菣当面扫将来,胜似晴天霹雳过。”虫主若非是个中高手,斗局中就要请专家代劳。其中门道颇多,主要是在己方蟋蟀占上风时,要用菣草激发斗志;身处下风时,则用菣草遮挡封护,以使其得到喘息,以图反败为胜。精彩的对局中,欣赏高手挥菣的妙处无疑是一种艺术享受。

  对资深玩家而言,菣草的选择与制作相当有讲究,如“菣草要长杆要直,蝇血染之并梨汁,收时须在白露前,价胜夜光珠一粒。”民国李大翀总结的“炼菣”之法更为详细:“于白露前数日,选菣草梗长直者,于饭甑内蒸之,置日光中晒干,三蒸三晒,以茸毛丰软、草色明坚者为佳,茸稍用蝇头浆染之。”

  正因菣草是斗局中不可或缺的“指挥棒”,为了更好地贮藏、保护、携带菣草,好事者就创造了一种专门的虫具——小巧的草筒。草筒多为竹制,常熟博物馆收藏的这件草筒采用象牙材质,显然属于更为考究的做法,原本应配有圆形盖子,惜已佚失,然而顶部圆孔周边留下的一圈使用痕迹仍清晰可辨。

  铭文落款中,濠叟为晚清常熟书法名家杨沂孙的号,“伯唐刻”则为殷用霖的款识。殷用霖,字伯唐(一作伯堂),江苏常熟人。少从同邑吴震游,工词令。濠叟篆书,伯唐操刀刻就,这件象牙草筒可谓杨沂孙与殷用霖师徒的艺术合璧之作,值得珍视。陶元骏

 

责任编辑:李延兵
热搜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