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吁,芋头

发稿时间:2017-09-08 00:00:00 来源: 光明日报 中国青年网

  雪窗煨芋又烹茶 吴谷祥/绘

  清人徐荣在《岭南劝农诗》注:“谤云:六月六,开芋屋,耕者切芋成粒,和米煮为饭,不全食稻也。”据此,乡邻间有了“六月六,开芋屋”的谚语。意即农历六月六以后,可以开挖芋头吃了。

  但吾乡人并不“紧嘴”,六月的芋头,苗壮叶撑,招招摇摇,薯块还在长个中。新鲜莲藕湖中采,白露芋头好尝鲜。到了白露前后,才会“开芋屋”,大吃特吃。

  《家政法》云:“二月可种芋也。”芋头原产于中国、印度、马来半岛等热带沼泽地,在我国已有二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战国时期的《管子》轻重甲篇说到了种芋头的事:“春日倳耜,次日获麦,次日薄芋,次日树麻,次日绝菹。”汉《汜胜农书》里也有种芋法的详细记载。而吾乡在正月里下完谷秧后,便已开始种芋了,农事赶得挺早。

  芋头的名称是如何得来的?《说文解字》里有很形象的说法:“芋,大叶实根,骇人者,故谓之‘芋’。齐人呼为‘莒’。” 当古人见到这种叶子宽大的植物时,惊讶道:“吁,叶子真大!”待挖出了滚圆的根块,又惊讶:“吁,根块真大!”于是,这种植物便被叫作“吁”,这是其得名之源。去掉口字旁,加上草字头,成了“芋”,以示其为植物。

  芋头还有不少别称,如《史记》的蹲鸱,《汉书》的芋魁,《汉书》颜师古注的芋根,《别录》的土芝,《种芋法》的芋奶,《中国医学大辞典》的芋艿等。其中最有故事的当属“蹲鸱”。《史记·货殖列传》里说:“吾闻汶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这个“蹲鸱”就是芋头——远远看去,就似有一只蹲着的猫头鹰,好骇人。这个“蹲鸱”,毕竟是猛禽,到了唐玄宗时期,中书令萧嵩负责注释皇本《昭明文选》,编写团队里有个文士叫冯光进,觉得“蹲鸱”叫法虽生动却不通俗,索性改名为“着毛萝卜”。只不过,这个“着毛萝卜”,虽通俗却又啰哩啰嗦,最终没有流传。

  看来,名称是不能随意而为之的。张平真在《中国蔬菜名称考释》里说,蔬菜和野菜的命名有规律,大体上是依据其形态特征、栽培特性以及食用器官的名称等因素,综合运用了谐音、讳饰、借代、拟物,以及夸张和方言的各种构词手法逐一形成的。

  当然,一些名称,又会因为不同地域人们的认识角度、方言习惯的影响,而造成异称。如江东一带的百姓,从芋头生长的环境和叶子特点角度,称小芋头为“土豆”。江西的人们更侧重于其根部的特点,叫“土卵”。福建一带,把大的芋头叫“芋母”,而浙江一带,因方言称母亲为奶,因此称芋头为“芋艿”。吾乡是客家乡村,先祖从福建迁居过来,称“芋头嫲”。还有,“齐人呼为‘莒’”,说明芋头的产地,不仅仅局限于南方,山东也有栽种。

  愚以为,多了解一些别地的方言俗语,可以丰富自己的知识,对读古书也是有好处的。

  有一个笑话。说的是一北方人来到南方,见了芋头,以为是荷,惊呼起来:“南方人真厉害,竟然把荷花种到了地上!”

  我也出过这样的洋相。电视里面说陕北一农户靠卖“洋芋擦擦”发了财。我说,陕北那么干旱,也有芋头?后来才知道,他们说的洋芋,是马铃薯,而非芋头。

  (作者:刘忠焕)

责任编辑:白梦帆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