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文化中国

首页 >> 文化时评 >> 正文

爱新觉罗·金恒䶮诗词鉴赏

发稿时间:2018-10-11 14:02:00 来源: 中国孔子网

  爱新觉罗·金恒:法籍华裔,精通清史、古典文学、诗词及五个国家语言,擅长中西方音乐及舞蹈。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专攻民商法方向,毕业后在法国孔子文化机构工作。

  身世来历:康熙十七子果毅亲王爱新觉罗·允礼是其祖上,果毅亲王无子嗣,雍正以皇五子爱新觉罗·弘瞻(弘适)过继给果毅亲王,从果毅亲王之后,家族传承辈分为“允弘永,绵奕载,溥毓恒,启焘凯”,家中无男孩,就把其当男孩排在辈分里。

  游紫禁城偶题

  太和殿外兴衰痕,隆宗门内雨露恩。

  六重华殿紫气落,九进宫门御街深。

  清室帝系本一脉,满洲皇族亦同根。

  而今故国成旧梦,昔日宗亲是路人。

  锥心语

  昨夜韶华梦阑珊,

  觉醒方知春意晚.

  千里未尽托往事,

  七载犹得叹陌然.

  华年自古伤孤寂,

  流光从来妒红颜.

  当年落红随流水,

  恨不逐花下江南.

  一剪梅·情难全

  把酒低吟燕山路

  诗文墨迹

  风流人物

  谁笑文人不丈夫

  裂土千里

  封侯万户

  怎当得红颜眷顾

  空楼独守

  鸿图远赴

  哪奢望朝朝暮暮

  陌头杨柳

  春风一度

  七 夕

  相思两处辞霄汉,灵桥一架跨云天。

  牵牛织女奈今宵,湘君佳偶贻千年。

  流光蹉跎抛毛嫱,岁月荏苒暗婵娟。

  由来彭祖八百岁,未见人间老红颜。

  注释:

  1.湘君:典出《楚辞·九歌·湘君》,作者屈原,湘君、湘夫人是传说中的一对配偶神。

  2.毛嫱:春秋越国美女,与西施同时代,但艳名远过西施,见于多部典籍。《韩非子》有云:“故善毛嫱,西施之美,无益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管子·小称》中有曰:“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 《庄子·齐物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

  3.婵娟:美女的代称。

  4.彭祖:典出《列子·力命》“彭祖之智不出尧舜之上而寿八百”,后人据此附会彭祖“寿享八百”,庄子还曾以彭祖之名谈养生之道(导引养形)。

  5.老红颜:戏称“采女”,传说采女与彭祖同时代,活到二百六七十岁,但看起来仍然很年轻,见于《墉城集仙录》记载,采女为商王宫女。少得养神之道,年二百七十余,视如十五六岁少女。

  一剪梅·小乔

  烽烟落尽几家春

  琼浆玉露

  小乔捧樽

  周郎意气犹温存

  铜雀高筑

  英雄销魂

  最难消受美人恩

  春宵帐暖

  锦衣罗裙

  哪管它天下三分

  胸中沟壑

  掌上乾坤

  呻吟语

  韶华一瞬贪思恋,

  蓬山万重恨缠绵,

  由来八载原是梦,

  错将痴心付流年。

  悦容?知容?

  说不尽,流年似水;

  容妆为谁?

  悦己者,

  可读懂,两行清泪;

  铅华尽褪,

  红颜,

  悦容?知容?

  说不尽,流年似水;

  容妆为谁?

  悦己者,

  可读懂,两行清泪;

  铅华尽褪,

  红颜,

  当携知己,共一醉。

  昨晚旧友小聚,觥筹交错之间,追忆往日情景,竟不免潸然泪下,个中情怀,试于古人中寻觅,却见古人感慨虽多,然心死者实无一二,比之眼前,其哀亦非哀。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人生无常,世事沧桑,“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欧阳修以《浪淘沙》作物是人非之叹,上阙绘昨日之景,下阙写今朝之情,昨日之景,历历在目,今朝之情,情何以堪?往日良辰美景,而今风轻云淡,虽写尽物是人非,却不似易安来得直白,一句“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于情于景,却更胜一筹。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李义山《无题其二》点睛之句,一种情怀,由来心头,转现笔端,却是千载传诵,古今同慨。更兼颔联取典“神女”、“小姑”,意境颇深,不失其西昆本色,无怪元代元遗山有言:“世人尽爱西昆体,可怜无人作郑箴”,然即郑玄重生,亦恐难解此中真意,以《汉书》之注,解西昆之言,可乎?不可乎?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太白此句,色香俱备,读来如饮甘醇。文人雅士,或自斟,或对酌,往往佳作相生,难辨诗在酒中,抑或酒藏诗内,雅俗相交,亦雅亦俗。观千载骚人,但见李太白“举杯邀明月”,苏子瞻“把酒问青天”,俗耶?雅耶?亦俗亦雅之间,方生千古绝唱;大俗大雅之间,才见一代风流。抑或今夜情景,唯一醉解千愁耳。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晏殊《木兰花》写尽情痴之苦,然观人世百态,看破情字者能几何?情由心生,然非由心灭,欧阳修一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道出多少无奈,虽苦而无怨,无愧一个痴字,贴切得很。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收尾之笔,可谓匠心独具,化酒为泪,皆缘于一个愁字,而愁生相思之心,此情此景,虽为唐宋诸家所反复描摹,然相思之苦,仍未写尽。范文正公虽身为名臣,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清代许昂宵评道:“铁石心肠人亦作此销魂语”。反复品读,但觉字字真切,语出销魂。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张九龄《望月怀远》首联堪为千古绝句,未及言情,更胜言情;颔联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首联绘景,颔联写情,此景此情,堪当天成之文章,虽“潘江陆海”,若非妙手,亦难得之。遥夜相思,每每品读,感同身受,是为叹。

  吾平素自忖无知,对千载之名篇,百代之人杰,不敢妄加评点,今夜残酒余醉、旧梦新愁,思绪万千,暂凭杯酒,放浪形骸,斗胆指点古者名篇,聊抒未可示人之情怀,略尽不能自处之愁思,自知贻笑大方,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耳。不该开始的时候开始,不该坚持的时候坚持,不该淡漠的时候淡漠,错,错,错。今日方知一句,哀莫大于心死。昨日之景,历历在目,今朝之情,情何以堪?

责任编辑:熊真
加载更多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