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

文化中国

首页 >> 文化要闻 >> 正文

带着孩子去插秧

发稿时间:2019-08-06 10:12:00 来源: 青年时讯

  这是个五星级酒店搞的项目,每人下水田就要付60元。好多家长想锻炼孩子就包车长途跋涉带孩子来插秧。 

  听说我们大费周章从北京打着飞的来种地,湖南考到北京的同事笑话我半天。说他们老家就是让孩子都去水田种地,十天以后大家知道多苦多累了,父母说,你必须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不用种地了。不种地成了多少人刻苦学习的动力 

  一位著名农村老师,常年在教室黑板的左边挂着草鞋,右边挂着皮鞋。告诉学生,你不努力将来就穿草鞋一辈子种地,你好好学习将来考了大学就穿皮鞋走康庄大道 

  但也有人种地好学习也好的,或者说从种地中找到了克服人生局限的路径的。这也是我很想让孩子们体会插秧的原因之一。 

  俞敏洪曾对我说,他在高中时候是村里的插秧冠军,因为他手大,而且有技巧,每次速度快又插得好 

  另一种亲子游—— 

  打着飞的,住五星级宾馆,花钱下下水田 

  带着孩子去插秧 

  听说要带孩子插秧,我首先想到的是蚂蝗。在我妈妈的描述中,干校这种吸血鬼是所有知识分子的惊魂。它埋伏在水田之中,经常会忽然咬在人的腿上。北方人不懂,用手拼命往外拽,蚂蝗的头和吸盘就会断在人的血管里,然后整个腿都要溃烂。 

  我们全副武装——套上高腰雨靴,穿上围裙和农民的斗笠,浑身上下抹了防蚊液和清凉油——才敢爬到田埂上。 

  三个6岁7岁8岁的孩子首先跳了下去,浑浊的泥水飞溅起来,蝇虫哗地散开。我站在田埂上举着拍照,同时“遥控”农人老胡指导孩子插秧。 

  “有蚂蝗吗?”“水里平吗?别摔了啊。”“泥是不是进靴子啦,袜子湿了吗?”我顶着烈日,手搭凉棚大声问着。 

  不到一秒钟,泥水确实灌进雨鞋了,也确实打湿了围裙和孩子们的衣裤。 

  在把一只脚艰难地拔出泥泞的同时,孩子们不约而同地甩掉了雨鞋,蹒跚地奔向老农,“快给我青苗”。 

  老胡很吃惊,他说,这是个五星级酒店搞的项目,每人下水田就要付60元。好多家长想锻炼孩子就包车长途跋涉带孩子来插秧。每次都是孩子一进水田就鬼哭狼嚎,有的害怕有的嫌脏,有的怕晒有的打泥巴仗,把正经水田也搞坏了。 

  但这3个小朋友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各占赛道,自觉地比赛插秧。插的快的存心搞怪跑到慢的后面插,让人踩在秧苗上,引起一片笑声。 

  “哇,红蜻蜓啊,像红宝石”“这是蓝蜻蜓,像蓝宝石啊”“这不就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吗?”他们一边干活,一边交换着自己的发现。大人们本来满脸嫌弃地在岸上拍照,坚决不下去,却被自己娃娃单纯的欢乐感染了,决定每人补缴60元,也纷纷往下跳。 

  我的双脚在踩入泥巴的一瞬间,内心发出了惊呼。好清凉啊!上面毒日暴晒汗流浃背,但泥巴迅速挤进了脚趾缝,然后漫过脚背、脚踝,抱住膝盖。脚底,这个平时被棉线袜、气垫鞋包裹的部位,在泥泞中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从脚心,升起了一股甜丝丝凉飕飕的微风直通心脉,好像在喝冰爽的功能饮料。

  上学时候读易经,甚是不解。坤卦:象征女人、母牛,大地、包容、阴柔、静止,竟然引申为藏污纳垢。这些词搅合在一起,让人感到乾,是个好卦,象征天,而坤,是个阴险混乱的存在,说不清道不明。 

  作为女权主义者,我非常愤怒,认为这是男权社会贬低女性的一种说辞。 

  如今,第一次下水田,污泥浊水如酒一样,把我拽得越来越深,每抬起脚都那么艰难,又那么安全,心境就像粉红小猪在泥地里跳跳,溅起泥水时的开心,简单、简单、简单。 

  我曾沿着别墅区一路观光,露出仇富的笑。“你看这些人用了三辈子才斩断穷根,考上大学搞了金融挣了大钱,却还是买个大园子,回来当农民。每天顶着大日头、穿着破衣服、脸晒的黑又黄,弯腰抓虫子刨地,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这是劳碌命吧,不理解不理解。 

  去年这个时候去世的一位挚友的话忽然钻进我脑子,“泥土是个神奇的东西,种子放进去,它竟然能长!”我当时露出了轻薄的嘴脸,嘲笑他说,一个北大人怎能说出这种没油盐的话?是不是你当了几辈子城里人当够了? 

  他从不以为忤,像个弥勒一样拍着大肚子给我指点,这个辣椒那个扁豆,求着我留下吃他炒的自种菜。 

  现在,他归于尘土,他对泥土的感情,留给了今天的我。 

  我们这三个孩子,还没有被灌输什么分别心。他们还不知道种地在世俗中意味什么,只知道好玩、新鲜。早忘了下田之前对蚂蝗和蚊子的害怕。 

  插完了一捆苗,他们一起向老胡大叫:多给我们扔几捆! 

  老胡一边往岸上爬,要回家去取更多的秧苗,一边嘟囔:“你们将来才不会干这个,农活可不好干。” 

  孩子们却在央求家长:能不能明天还来插秧? 

  他们还是孩子。但在公众场合不能大声说话,每天要很早起床赶去幼儿园小学,要去学芭蕾、钢琴、奥数、小号、体能。他们就是典型的中国孩子,父母怕辜负他们的智商,怕很快长大了还没培养出家教,怕他们最终不是绅士淑女,怕他们在残酷地竞争中落败。 

  他们很敏感地意识到了这种高期望,也能感受到同伴中的成长焦虑,知道如果自己在下游了,将来可能成为下等人,很不好。他们会及时收起自己的天真烂漫,像个职业人一样谈吐,也努力满足父母的期望。 

  但,田里的泥土包容了他们的任性。 

  这里必须大喊大叫,因为地形空旷不大声说话就听不清。这里必须又脏又破,因为泥水不跟你讲文明风度。这里也必须用浇田的水管冲自己,必须用脏手擦脸上的汗,劳作时候必须手脚并用。 

  绅士淑女风度的禁忌,在这里都作废了。他们时而一本正经用好农民种好地的标准要求同伴,要把秧苗栽直;时而嬉皮笑脸用农村皮猴的面目互相恶作剧,哈哈大笑。 

  我脑中只有这四个字:质朴天然。 

  听说我们大费周章来种地,湖南考到北京的同事笑话我半天。说他们老家就是让孩子都去水田种地,十天以后大家知道多苦多累了,父母说,你必须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不用种地了。不种地成了多少人刻苦学习的动力。一位著名农村老师,常年在教室黑板的左边挂着草鞋,右边挂着皮鞋。告诉学生,你不努力将来就穿草鞋一辈子种地,你好好学习将来考了大学就穿皮鞋走康庄大道! 

  我家阿姨说,去我家地里吧,我不让你花60块钱,还送你两瓶矿泉水,请你吃原生态农家菜。出去玩就为了插秧,太浪费时间了。在她眼里,家务活真比地里的活好干多了。 

  但也有人种地好学习也好的,或者说从种地中找到了克服人生局限的路径的。这也是我很想让孩子们体会插秧的原因之一。 

  俞敏洪曾对我说,他在高中时候是村里的插秧冠军,因为他手大,而且有技巧,每次都速度快又插得好。 

  他不是为了离开农村才拼命考三年考出农村的吗?插秧为什么让他那么留恋。 

  我也抓了一把,左手握着右手插。手指探进泥土,也是那种温和与包容的清凉,手指甲之间很快就乌黑了。这就是坤卦的感觉吗? 

  大地就是妈妈。包容人的好包容人的坏,我们人类的所有她都承担了下来,然后给我们以食物。土地,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脚踩泥地,环顾周围,椰林、青山,景色如画。感悟着辩证法:白天黑夜、正义邪恶、泥地星空,总是地球人所面临境遇的一体两面。

  在后工业时代,我们把孩子隔绝了土地,连院子都被青草和花砖地覆盖。他们的世界,父母总还担心不够干净,所以,反复洗衣服洗瓜菜反复消毒,买进口奶粉,然后千方百计地找过敏原。这样看来,他们难道不是实验室的实验品吗?难道不是笼子里的小宠物吗?这就是我们要培养的强悍一代吗? 

  脱掉种地行头,回到旅店,我吃惊地发现溅到了衣裤上的泥点不那么好洗,便把衣服和肥皂交给儿子。他积了一脸盆的水,认真地洗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任何拈轻怕重和嫌弃。当他第一次洗干净T恤的时候,他发自内心地自豪。 

  回到北京,一周后,孩子举起他的右手拇指,指甲缝里还剩下一些黑色,他骄傲地给小朋友看,这是我种地留下的泥巴,我会种水稻! 

  孩子吃饭的时候,会把最后的米粒吃完,每一口米饭都嚼得津津有味,真是粒粒皆辛苦啊! 

  “妈妈,明年我们再去,是不是就可以吃到我自己种的稻米了?” 

  听到这句话,我由衷地感佩大地的教育能力。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孩子一连串自问自答了几个问题:“守株待兔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如果总惦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种地,就会被饿死?”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意思,就是今年努力了明年不努力也会被饿死?” 

  “那首歌唱得对,劳动最光荣。”我们这些父母,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其实只是种地的外行陪在旁边。但土地、河水、阳光和生机勃勃的秧苗却传递给了他们很多感悟。 

  人说,孩子来到这个世界,身披天国的明辉,带着神圣的色彩。而俗世的灰尘慢慢将他们格式化为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现代人。在这么美好的童年,我们给了他们那么多知识的灌输,却剥夺了他们自我体悟世间的机会。我们计算了太多时间成本,想让他们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让他们尽快成才。其实父母们自己也是懵懵懂懂地在看待这个世界,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当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也不能拽着自己的辫子离开这个地球。我们在一边顺应这个俗世的成功学和教育标准的同时,是否也要偶尔尊重下孩子的天性,让他们身上的霞光偶尔闪现?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的话虽然熟记于心,但一天不进入这清凉的农田,我便一天不知大地在代替天道在代替自然来教育我们为人做事。正如古人说的,明明是一个函谷关,秦人当年可以踞险而胜六国,但后来的子孙连盗贼都抗不了。诸葛亮靠剑阁能镇住曹魏和孙吴,而刘禅拥有剑阁连个成都都保不住。人对地的把握,有多少艺术和技巧?而我们将这代孩子藏在保险柜和实验室里,隔绝天地,将来真的能应付整个社会和自然的波诡云谲吗? 

  一首形容插秧的禅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身心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当成千上万的家长们蜂拥着挤在“提前学”的高速公路上,我们退一步,带着孩子澄明的心,来自然了悟下天地之规律,让孩子自己告诉我们收获与愿望,是不是内心敞亮得多! 

责任编辑:田昕禾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中国青年报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