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德国式阅读 中国人能借鉴吗?

发稿时间:2013-08-13 07:51:00 来源: 长春晚报 中国青年网

 

  记者4日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获悉,全民阅读立法已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目前,全民阅读立法起草工作小组已草拟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专家认为,设立国家级的全民阅读条例以规范和保障各类阅读活动非常必要,其法律化意义重大。(8月4日新华社)

  在德国地铁里,多的是捧着一本书、一张报,阅读得津津有味的乘客。

  在德国的大街上,腋下夹着一本书,目光祥和,举止优雅,慢悠悠行走的,既有白发的老者,又有高挑的美女,还有身着蓝色工装的技工。德国的产品让世界服气,很多品牌都是全世界第一。德国的产品来自科技,科技来自读书。德国人会用一个家族的百年时间,专注做一颗螺丝帽、一个订书钉、一条线,注释什么叫“专业”。所以德国人不浮躁,不“鸭梨山大”,不喜欢炒股圈钱,不爱投机炒房,不怕经济危机,不担心高房价。读书,让一个民族的国民在书卷气中找到了清心寡欲的幸福感,然后强壮了一个自己的精神骨骼和物质生活。这就是新世纪“国民阅读”的范本,像一面镜子,值得中国人对照自省。

  而中国人的现实阅读呢?糟得一塌糊涂。现在地铁里、马路上、各种公共空间,人手一部手机,哧溜哧溜触摸手机。看似也在读东西,其实是在闲聊扯淡、偷“菜”、论坛泄私愤、浏览暧昧图片呢。按说阅读能让一个人、一国国民的心灵安宁,可现在高压人群多了、自杀的多了、精神病多了、抑郁症多了。说白了,因为我们这种捧着手机看东西,累得够呛,是在游不到岸的网络海洋挣扎呢。我们每天看到的无用、有害信息太多,而一般人的大脑又不会科学地屏蔽这些信息,看着看着,就郁闷了,因为网上过激的、色情的、偏颇的信息太多,给人的负能量太多。看似又是读又是交流,拇指翻飞,神采飞扬,一天到晚挺辛苦,交流得挺忙乎,其实说的大多数是废话,一天有用的过不了三五句。而纸质的出版物,至少经历了正规程序出版这一层过滤,信息的健康性有保障,这也是网络从“量”的层面已经占尽先机,而为什么不能成为知识的重要获取渠道的原因之一。

  中国人,除了学生,一年读不了一本书,只是偶尔翻一下花花绿绿的画报、《小时代》,也就是看了,还大言不惭地自封为浅阅读。这成了大多数人的精神生活状态,就像一块荒芜的杂草地,而阅读构建的精神花园,是落英缤纷、璎珞铺地的。一个不爱读书的民族太可怕了,它的精神源泉在哪里?不看书也就罢了,有的国人还爱装样子充风雅,创造性地发明了“书盒子”——即价值几万元的红木书架子上放几排内部空空如也的盒子,书脊却有猪鼻孔插大葱——装大象的书名。有一天,6岁的儿子突然问我一个问题:爸爸,什么叫“假书”,好看吗?笔者只得告诉他:那不叫书,就像上网不一定是阅读,是一个道理。自己不看书也就罢了,有的人还爱讽刺读书人,说什么百无一用是书生,说什么读书人是看傻了的书呆子。新一轮的读书无用论,已经在农村兴起,更多农民不再教导孩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而是鼓励孩子刮大白、蹬三轮、当小贩进城,改变门庭跳农门。

  德国人尊重读书人,每个城市最经典的建筑一定是图书馆或大学,会设立在闹中静的城市区段。德国有世界上最漂亮的图书馆,也有学术思想世界上最纯粹的学者,也是受尊重的——体现在薪酬和社会地位上,也带动了世界上人均比率最大的普通读者群——平民阅读,更带动了经济和国民幸福指数。几年前,张海迪作为访问学者,在德国生活一年,写了一本《我的德国笔记》。让张海迪最羡慕的,是普通德国人对待知识的态度和全民阅读的习惯,她明确表示,真正走进德国,会发现阅读已经融入日耳曼民族的血液。说德国强大、创造了欧元区,扶持着众多邻国,其基石还是科技和文化。让张海迪最心仪的是德国那些泛着岁月光辉的千年羊皮卷,被视若珍珠一样存放于恒温的古教堂里。德国人,对读书有着宗教一样的崇拜。而我们的很多省市图书馆里,有很多被虫子啃食的古籍善本,缺少保护、整理、发掘、利用,一说保护没钱,倒是有钱发福利。有个卖了30多年旧书的朋友说:随便一本宋版书,拍卖价格会在百万元以上。1279年陆秀夫背着南宋病秧子皇帝赵昺崖山投海,大宋彻底完蛋。而距今也不过734年,宋版书已经寥若晨星,所剩无几,可见我们的文化忘性是何等之大。

  国家欲立法促进全民读书是好事,但不可能政府下文强制每个国民一年读几本书。所以,促进阅读得用中医的治本之术,辨证施治,综合性地从图书出版、市场流通、书籍价格、新旧书店建设、图书馆开放机制、社区读书屋、城市读书日、书市等方面全方位着手,多管齐下,从创造氛围、活动引导、大力宣传等,多个方面用力,营造书香型社会,真正让全民无障碍享受文化成果,让读书为大国复兴之路做铺路石。不只是盖个红章、下个文件那么简单,不是变相用公款帮出版社和新华书店处理库底子性质的图书,捐建几个农村书屋或社区书屋。这些年我们的公益书屋建了不少,一些“有门子”的卖书利益群体赚得盆满钵满。而因为图书的质量问题、图书室的开放时间和管理问题,有些书被束之高阁,对促进全民阅读作用不大。前车之鉴告诉我们,“促进全民阅读”不应该只是一句美丽畅想,应该是一场战斗一样的攻坚,比搞一个大项目轻松不了多少,要有这个心理准备,才能做好这件真正利在千秋的功德。

  中国人发明了造书的纸,当今却不会、不爱读书。这是历史的误会,还是误会的历史?需要纠正,还是引导呢……

责任编辑:商春竹
热搜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