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歌剧《骆驼祥子》演出

发稿时间:2017-09-11 00:00:0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9月7日起,著名作曲家郭文景创作的歌剧《骆驼祥子》在国家大剧院开启第四轮演出,女高音歌唱家周晓琳在其中两场演出中饰演虎妞,这也是她在《骆驼祥子》第一轮到第四轮演出中一直出演的角色。四演虎妞,周晓琳说:“最大的转变,在于从以前想演得更虎妞,现在想演得更女人。”

  “更女人”:

  让虎妞泼辣之外还有柔情

  2014年歌剧《骆驼祥子》第一轮首演,周晓琳就是三位虎妞的扮演者之一。经过四轮的演出,她对虎妞这个角色有了更深的理解,“第一轮对我来讲更多的就是在演一个虎妞,在台上特别绷着那个劲儿。我生活中的性格比较内向,很多人都担心我能不能演出虎妞的泼辣劲,第一轮和第二轮我的更多工夫花在要像虎妞上。这一轮,人就放松了很多,我就想,像‘勾引’这样的戏能不能演得更女人一些——除了有泼辣的外,更多的能有一些细腻的‘打一巴掌揉三揉’这样的东西。”

  “撤一撤”:

  虎妞死时的咏叹调不必唱得那么匀称

  歌剧《骆驼祥子》中对于虎妞音乐的演唱有很高的要求,在第四轮的演出前,周晓琳认真研究了虎妞的音乐。她说:“‘虎妞之死’一个咏叹调就有太多的表现,最开始拿到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像算三角数学题一样学音乐。第一轮演出的时候,郭文景老师说一点都不能自由发挥,写的七连音或者几连音就按照这个唱。后来我们发现真的唱下来,语气都有了,大家觉得很像说话。这一轮有些地方我就征求郭老师意见,比如‘傻骆驼啊,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对头’那段,‘啊’这样的衬词可不可以改成‘嘿’,以更像北京话?他也觉得挺好。有些音符我稍微把时值缩短一点点,他听了一下并斟酌后也觉得可以。‘虎妞之死’咏叹调里面有很多弱音,包括死之前又有很多的反复。这一轮演出时我在声音的色彩上做了很多变化,唱到最后,我希望给观众断开的感觉,因为那时候的虎妞呼吸已经快没了,意识已经走掉了,只剩一点点气息。”

  今年3月份,周晓琳前往意大利,随世界著名歌唱家芙利托里上了一阵课。上课的收获,就用到这次的第四轮演出“虎妞之死”咏叹调中,“芙利托里跟我讲了一些唱弱音的方法。她说,像唱《茶花女》时,有时候一些歌唱家唱得很可笑,维奥列塔本来是要死的人,你还把声音唱得那么美,呼吸那么均匀,那么有弹性,包括《波西米亚人》中的咪咪,人在要死之前不可能气息那么匀称。这样完全不符合常理。而我们忽略了这一点,生怕别人听不见你的唱,生怕观众说这个歌唱家声音穿透力不够好、中低声区不够好,不敢弱着唱。其实我弱声很好,但到剧场里就不停地想要加音量。现在唱了这么多年,别人也知道你能够胜任这些角色,所以,我就可以把那些劲儿往下撤一撤。有些张弛有度的东西就会更多。”

  “补短板”:我们对中国原创歌剧一直不够重视

  迄今为止,周晓琳已经演出了21部歌剧,原创的中国歌剧占一多半,包括《诗人李白》、《山村女教师》、《冰山上的来客》、《白鹿原》、《大汉苏武》等。周晓琳坦言,上大学的时候对中国作品不够重视,工作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也如此:“唱意大利的歌剧必须花很多时间去上声乐课,把它装在肌肉的记忆里面,而唱中国作品是来了就登台、到台上演完就走,是凭着感觉走,用自己的技术掩盖一些问题,但这些其实是我的弱项。所以这两年我拿出一些时间做这方面的事——前一段音乐会我还唱了《在希望的田野上》,虽然曲目很不适合我,最近录制CD也是专门选择了歌剧《白毛女》中的《北风吹》。花一些时间琢磨这些内容,这样,后面做原创歌剧、做中国风格的尝试时就能有更多的素材。”

  文/本报记者 伦兵

责任编辑:白梦帆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