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他们都是威尼斯

发稿时间:2017-09-12 00:00:00 来源: 广州日报 中国青年网

  看过一本游记,大多数话都忘记了,但是却记得这句:

  这一个我难以忘怀的旅途之夜,与我的那个赤子相遇,它在我心中,与我一起坐在银色的星光里,喝一瓶来不及冻好的白葡萄酒……我庆幸自己没有去岛上奢侈品店买墨镜,没早早回房间,在地图上规划明天的线路,像许多严于律己的背包客……幸运的我,及时转身出门去,买一瓶葡萄酒回来助兴。我只与大海喝酒,只与一座平缓地浮现在大洋中央的死火山相对……

  前几天在家里的镜子前独自剪头发时,妈妈盯了我很久,终于开了口:“你原来是个活泼的爱热闹的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她指的这样是离群索居,尽可能地避免社交应酬,能不出门的日子就完全宅在家里,穿着白睡袍,楼上楼下独自飘,看书,沏茶,弹琴,和朋友在手机上说几句话,随手再写点东西。

  我遇到过,但不经常,所以一直固执地等待那一刻: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心情中与自己完美相处时能浮现出的难以描述的巨大满足和平静,微喜。

  旅行的时候,也是这样。

  怕人多,喜欢自己待着,没有目的闲看,可能是一只鸽子在冰冻的地面上灵活地转身,两只野鸭在天空中拍打翅膀飞得尽力,或者站在一幅画一个物什前发呆——当美太过于强烈,震动太过强大的时候,只能怔怔地看,思考不了,也喜悦不了,忧郁不了,只能随它凶悍地闯入。想停留在心里多久,留下什么印迹,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

  如果必须得结伴去看什么,我会干脆放弃——不可避免地交谈,不可避免地互助拍照,不可避免地听到不一致的观点……它们会不可避免地破坏专注度,愉悦感。

  分享这件事,不像我们教育小朋友时说的那么简单——分享很多时候是在透支自己的喜悦,特别是分享对象不那么恰当的时候。

  不肯一起去看,也不太写游记。走了那么多路,去了那么多地方,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被当时的境遇敲打或者滋养,但是,从来不肯认认真真地写旅行见闻,它们可能会在多年以后的某篇文章里随便出场一下,轻描淡写地成一句话,或者只是一个地名。

  卡尔维诺懂这种感受,所以,在《看不见的城市》里,他写了一段马可波罗和忽必烈的对话,说在马可波罗给忽必烈讲了很多城市很多旅行见闻之后,忽必烈却问他:“你讲了那么多城市,却怎么不讲你出发的地方威尼斯?”马可波罗回答:“我一说出口,它就不在我心中了。还是不讲的好。但是我所讲的这么多城市,其实都是威尼斯。”

  (辛唐米娜)

责任编辑:白梦帆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