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共青团|青年组织|大学生村官|青春励志|西部计划|青少年爱国主义网|血铸中华|民族魂|文化艺苑|国学院|书画院|人物
老家的米粉

发稿时间:2017-10-01 07:41:06 来源: 广州日报 中国青年网

  美文欣赏

  □朱大平

  诗人余光中在诗中多写乡愁。其实在我看来,所谓乡愁,不是别的,就是亲情和饮食,这两样东西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不会轻易忘记的。

  我老家在湖南宁乡,出产著名的湖南五花猪。虽然说湘菜已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但宁乡人只喜欢吃那些边边角角的菜。宁乡两位著名的政治人物刘少奇和何叔衡,都非常喜欢吃宁乡的那些无名菜。

  我非常喜欢吃的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米粉。整个宁乡县城大大小小有上百家米粉店,从早晨开张一直到深夜十二点左右才打烊。因此,米粉既可以当早点,也可以当午饭,就是当晚饭吃,也无不可。真是方便之极。

  我幼年时,在北门靠近老县政府旁边,有家集体企业米粉店,做的米粉那真是好。一个砖砌大灶台,上面装着好几个硕大的铁瓮,瓮里常年用猪肘骨吊着高汤,白色的汤汁不断翻滚,香气袅袅,氤氲了整个店堂。没有肉丝的称为光头粉,有肉丝的称为肉丝粉。有肉的一毛五,二两粮票,没肉的一毛二,二两粮票。后来各涨了三分钱,粮票还是一样。交钱时柜上会计给你一个竹制小筹,拿着它交给灶台师傅。隔着灶台,食客们在店堂里坐在几张连着的木凳上,靠着几张桌子呼呼大吃。这是四十多年前的光景。

  记忆中,那时的米粉完全用传统方法手工制作,各种配料也没有造假一说,东西非常地道,小香葱的醇香,干辣子的爽辣,汤汁的浓味醇厚,无不显示着米粉的精致和美味。这真是舌尖上的湖南,所有老饕都会在这碗米粉面前举手投降!

  有一年夏天,因为贪玩,到家时早过了吃饭时间。母亲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毛五分钱和二两粮票,对我说:“你自己去北门米粉店吃碗肉丝粉吧。”我很听话地到了米粉店,要了一碗肉丝粉,搁了很多干辣椒,辣得满头大汗,吃了一个美。过了好几个月,我问母亲那天为何没骂我?她笑着对我说:“那天是你的生日。”我这才恍然大悟。

  在北方生活这些年,我曾照着老家的方式做米粉:小香葱没有,用大葱替代,就不是那个味;干辣子面没有,自己炸的辣子同样出不来那个味;用排骨吊的汤替代猪肘骨老汤,味道显然也差着。

  诗人余光中在诗中多写乡愁。其实在我看来,所谓乡愁,不是别的,就是亲情和饮食,这两样东西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不会轻易忘记的。鲁迅、周作人兄弟俩在东京、北京、上海居住多年,终其一生,还是喜欢吃绍兴菜;蒋介石走南闯北多年,还是喜欢吃奉化菜尤其梅干菜扣肉;至于我的湖南老乡毛泽东,那就更不用说,一生都离不开湖南菜尤其是辣子。

  乡愁颤动在舌尖上,饮食却惹人乡思。(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白梦帆
网上青年国学院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