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难忘那年的国庆节

发稿时间:2017-10-12 09:01:55 来源: 北京日报 中国青年网

  华静

  在我们小时候住的一百多人的家属院里,叫“国庆”的孩子不下十个。好在每个人还都有小名,才分得清楚。

  留守在家里的,大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男人们一部分在工厂上班,一部分人去了三线。在我的记忆里,是新疆克拉玛依,是云南昆明,是湖北十堰……因为父辈们在那个年代走南闯北,回家探亲时带回各地的特产,讲述各地的风土人情,孩子们听得多,见得多,所以,在彼此交流时就多了许多的话题。甚至,老人们把所有的节日都当成生日过。还有,远行的人回来的日子也是节日。几乎从谁家门口路过,都能闻见炒肉的香味。这在当时,肉香味和过节就是密不可分的感觉。

  记得12岁那年的国庆节,我父亲从云南三线回来了。他带回一张竹床。这在我们山东人看来是个稀罕物件。特别是老人们,爱惜得什么似的。但是,竹床没有床腿,要架在两边的柜子上。买了,但用不着,又没有地方放,于是,就被竖立在靠墙的床边上了。

  大院里要组织国庆庆祝活动,有一个伯伯写了几副红色的对联,张贴在大院水井旁的墙上。但风大,粘了几次都掉下来了。于是有人说,如果有个板子就好了。有人就想到了我们家的竹床,想借来一用。

  这个建议,得到了积极拥护。一帮半大小子就上门来借。

  外婆开始真有点舍不得,她怕给弄坏了。万难纠结,百般思虑,最终还是借了出去。她一直跟在孩子们的后面,指挥着,照应着。

  为了烘托这副对联和对联中间“国庆”两个字,院里的大妈们还剪了五颜六色的纸花插在床四边的竹片缝隙里,整一个大花盘的模样。

  “太气派了。我们院里的节日气氛最浓厚了。”从外地赶回来过节的大人们都在夸赞,唯独没有人提到这张床是我们家的。

  我老想提醒别人关注,但不知道怎么说。外婆看出我的心思,就对我说:“你以为别人不知道啊,就你爸从云南刚回来。大家都知道是咱们家的。放心吧。”

  果然,有人说话了:“这张竹床今年立了大功了。”

  外婆一点不再担心竹床会被弄坏了,因为院里所有的人都在守护着它。节前节后,足足有一周的时间,大家都要在清晨起床后、午饭后、晚饭前聚集在竹床制成的花盘前聊天,演节目,那样的开心和满足定格在歌声里。

  十月一日那天早上,大家自发地唱起了《歌唱祖国》。唱到一半的时候,才有手风琴声响起。大家看到匆忙赶来的李老师边拉琴边向我们走来。

  “十月一日,祖国的生日。祖国妈妈的生日啊。”张伯伯是当年延安抗大的学员,每当他一说到“祖国”两个字时,我们都会满身起鸡皮疙瘩,热血就涌到脸上。他的普通话说得好,有磁性的表达,很容易感染人。他在我们唱的同时朗诵着一首诗。这让院里的男女老少对他充满了敬意,感觉他比我们更懂得怎么表达对祖国妈妈的爱。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我们唱完了,他紧接着又朗诵了一遍歌词。

  如果,当年有录音机,有录像机,把这一幕留下来多好啊。但是,尽管没有,却从此长留在了我的心里,留在了全院一百多号人的心里。

  “祖国”,富有情感的呼唤,对我们孩子们来说,不仅是爱国主义教育,更是美的教育。

  国庆节的晚上,有鞭炮声响起。整个家属院的路灯都换了新的、度数大的灯泡,收音机里实况转播着北京举办的活动,笛子声、手风琴声、小号声、二胡声,这都是院里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的业余爱好和拿手好戏。音乐环绕在耳畔,即使天气已有凉意,但人们热情地互相拥抱着彼此,脸上放着光,露着笑。

  许多人家在这一天照全家福,洗印出很多张,往各地亲人们家里邮寄。那照片的底下部分都写着“国庆节留影”的字样。

  想想,那时的人们都不化妆,穿着也都只是洗刷干净的布衣而已,可照出来的照片却都像电影演员一样有气质。耐看,好看。

  国庆过后,大人们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了。竹床完成了使命也回到了我们家里。但只要一看到它,就想到了和喜庆有关的场面。

  “祖国”,是和生命的美好、和幸福的团圆、和生活的希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词。

  即便是今天想起往事,依然温暖如春。

  又到国庆节了,四十多年前的画面仿佛还在我们眼前。

  让我们把所有的记忆叠加在一起,写下一首诗,诗的名字是:祖国万岁。

责任编辑:白梦帆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