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马原忆知青时代:曾放火烧别人家柴垛子

发稿时间:2012-07-16 12:22:00 来源: 钱江晚报  中国青年网

  记者 屠晨昕/文 实习生 斯旭诚/摄

  一件纯家居的白T恤,灰色休闲裤,外加运动鞋,没等开口说话,作家马原这番随性的造型,便足够诠释他独特的个性。

  昨天,马原来杭做客浙江图书馆文澜讲坛。30年前,同样在杭州的一次圈内聚会中,马原的一部《冈底斯的诱惑》轰动了文学评论界,一炮走红,并且被评论家冠以“先锋派”。如今,距离他封笔已有20年,距离他宣告“小说已死”也已有10年,他却再度出山,交出了最新的长篇小说《牛鬼蛇神》。

  为了给新书吆喝,出版社给马原贴上了“王者归来”的广告语。可他本人却没有丝毫杀气,没有一点儿架子。20年来,他写过剧本、当过导演、做过房地产,在同济大学教写作,还经历过病魔的威胁,死里逃生。拥有这样的人生,本来就是一本珍贵的宝书,更难得的,是马原的真诚。因此,从90后大学生到老三届知青,同来赴约,同读“马原”这本书。

  前世。浙图开讲“马原个人故事会”

  马原在浙图的这次讲座,题目叫“小说的前世今生”。不过事实上,用“小说家马原的前世”来形容才算切题。

  马原花了1小时45分来讲“前世”,讲自己过去与小说相关的人生经历,把讲坛变成了“故事会”,其细节之详尽,足够写一篇人物传记。等到意识自己超时严重时,这位憨直的东北汉子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只剩下5分钟给他来讲“今生”。

  “1986年,我从西藏坐火车回东北,只买到站票。我在车上找到乘务长,要求补买座票。乘务长问我做什么工作的,我说是作家。他一下瞪大了眼睛:‘我从来不知道还有活着的作家,我以为作家都已经死了……’他说,不用补票,然后去软卧车厢转了一圈,看到有空的卧铺,就安排我睡在那里。”这段场景,马原还原得绘声绘色。

  听得出,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黄金时代,对于马原是一段何等温馨美好的记忆。他坦承,自己在这样的氛围里“有一点被宠坏了”,“得意忘形”,因此当进入90年代的市场经济时代,小说的生存环境骤冷,他开始与时代较劲,甚至“自暴自弃”地逐步停止了创作。

  马原的“自白”刹不住车,读者们也听得热情。说到当年做知青,17岁的马原因为与一个人顶嘴,挨了一记耳光。晚上,他放火烧了那个人家里的柴垛子。靠伙伴作伪证,他才逃过一劫。后来,马原把这个故事写成了小说,却没有发表。

  听到这一段,不少人直接在下面喊:“什么时候发表?”马原回答道:“手稿都遗失掉了。”有读者不甘心,又喊:“那你可以重写嘛!”马原顿时面露难色:“算了,这件事太造孽,不管是我还是他,都太过分了。到现在我还很后悔呐!”

  今生。西双版纳山上再写20年小说

  为了宣传新书,马原不得不放弃“宅男”生活,开始全国巡回宣传。不过,这回他带上了现任太太和3岁半的小儿子,自己开车从海南北上,一路开到上海。

  据说,马原的妻子原是海南一位七项全能运动员。午餐时,记者发现,她虽不算很漂亮,但身材修长。而且,不参与酒桌上的任何话题,心思全部放在了活泼可爱的小儿子身上,标准的贤妻良母相。

  而酒桌上的马原,则显出东北汉子的豪爽,畅所欲言。

  谈到明年从同济大学退休后的生活,马原描绘了一幅能让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愿景——在云南西双版纳1680米海拔山上的一处,买下一块地,现在正准备造房子。那里夏天凉快,还有20多棵千年古树。为了说明古树有多粗,他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表示直径和圆桌一样大,“我的余生,就在那里了吧。”

  “4年前那场肺病,我能活过来是个奇迹。当时我与上帝约定,我还有30年寿命。现在还有26年,我至少拿出20年来写小说。”无疑,马原未来的作品,将在西双版纳山上降生。

  《牛鬼蛇神》后,马原的下一步作品已经开始动笔了,“一个唐代的故事,写一个神奇女孩的传奇一生。她在皇家教坊里学妆容,一不小心,撞见了很多历史事件与宫廷阴谋……”当读者要求透露进一步的细节,马原摆摆手,“再详细的不能说啦!再说那就是剧透了,会挨骂的。”

责任编辑:宁梦黛
热搜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