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中国唐宋名篇朗诵会”将于中秋重回京城

发稿时间:2014-08-29 14:21:0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

  1999年2月,一台《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在北京舞台横空出世。唐宋诗歌配上原创音乐,这种演出形式之前从未有过。历经15年的检验,这些音乐作品依然称得上精品。有着15年积淀的《但愿人长久——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经过全新打造后的精华版将于9月7日回归京城,登台中山公园音乐堂。15年前第一位执棒朗诵会的余隆,回忆起当年与策划者钱程合作的经历感慨地说:“这个项目绝对是极具前瞻性的创意项目。”

  指挥家余隆:钱程用革命激情说服了我

  “唐宋名篇”首演前,刚刚回国创业的余隆正在创建北京国际音乐节。时任北京音乐厅经理的钱程找到了余隆,想请他执棒朗诵会。余隆开始有些犹豫,“但钱程实在是一个具有强大的说服力的人,而我感兴趣的是这里面会呈现很多新的交响作品。说实话,当时我也很忙,但是钱程用他巨大的革命激情说服了我。从另一个角度看,朗诵会以全新的方式演绎,在当时引发了唐诗宋词热。我觉得钱程还是很有远见的。”

  余隆表示,“放在今天,你想委约这么多的作品,是难以完成的,报酬可能就是天文数字。但当时,作曲家完全是充满激情地与钱程合作。还有,当年演出时在版权上都好说,今天再做,恐怕连版权都拿不下来。”

  二十多个作品,十多位作曲家,每一部音乐作品都是首演,余隆说:“叶小纲的《将进酒》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王西麟的《岳阳楼记》、莫凡的《长恨歌》印象也都很深刻,由此我深深爱上了《长恨歌》这首诗词。后来,中国爱乐创作中国版的《大地之歌》,我就找到了叶小纲。也是因为这台朗诵会,我和钱程成了要好的朋友。”

  余隆称,因为这台演出,自己认识了很多伟大的艺术家,像孙道临先生,苏民先生等等,“我记得孙道临当时朗诵的是《兵车行》,‘车辚辚,马萧萧’是他念的,他的确是大师,他的朗诵是你学不会的,他对作品语言的把握,对诗词的结构的把握,给我印象非常深。焦晃先生朗诵的《将进酒》,丁建华、乔榛朗诵的《长恨歌》都是大师级的,都是不可复制的。”

  “唐宋名篇”首轮在北京音乐厅共演出了10场,场场爆满,创下了当时演出市场的新纪录。余隆说:“我已经不记得指挥过多少次,太多了。指挥了那么多的音乐会,回过头想想,钱程的这一举动的确是具有前瞻性的。后来我和他又做了《普希金诗歌朗诵音乐会》。”

  余隆介绍,他曾带着“唐宋名篇”去香港演出,也引起强烈的反响,“非常遗憾,我没带这台演出去过台湾,我相信如果去台湾,反响会更热烈。”他认为,“唐宋名篇”在当年演出时还不成熟的地方,现在的演出会更成熟。

  作曲家莫凡:音乐语言要有古代风味

  莫凡是为“唐宋名篇”作曲最多的作曲家之一。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谈起当年创作音乐的情形,莫凡侃侃而谈,仿佛就是昨天的事儿。

  他说:“我是从1998年开始写的。钱程让我挑篇目,我当时毫不犹豫选了《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因为我觉得杜甫的‘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精神很有当代现实意义,而且我之前创作的《秋风吟》也给了我很多借鉴启发。因为我是杭州人,钱程又邀请写《望海潮》。后来因为当时《长恨歌》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钱程又找到我。我曾经写过琵琶协奏曲《长恨歌》,但这次是有场景的,它要讲一个故事。1998年正好是我创作的一个转折期,我正准备着手创作歌剧《雷雨》。《长恨歌》正好能让我将歌剧艺术带进去。乔榛、丁建华还专门录了音让我作为参考。我跟他们说,《长恨歌》里感情丰富,这些情感处理都需要音乐的带入,他们很赞同。演到后来,演员们的感情配合越来越饱满。记得有一场在人民大会堂演出,那么大的空间居然全部坐满了。大家都是静静地听,一些小孩子在下面也跟着朗诵。那个场面非常感动我,这就是我们唐诗宋词的魅力。”

  为诗歌朗诵单独作曲,对于作曲家来说当时是一种特别的尝试。莫凡告诉北青报记者:“过去大多数作曲家只是写一些纯音乐或者协奏曲,这种音乐与朗诵的结合,开拓了一片新天地。很多唐诗宋词本身就是极具音乐性,比如《长恨歌》里有霓裳羽衣曲,《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的风声雨声,都提供了很多音乐素材。此外,我们的唐诗宋词本身就给音乐很大的发挥余地,带给你很多的灵感。我认为朗诵与音乐的结合是很有意义的尝试。”

  说到创作的技巧,莫凡介绍,“第一个原则是,音乐要非常有情感,得有起有伏,音乐语言要有古代那种风味,因此我会运用很多中国传统的民族元素。比如《长恨歌》用了一些陕西秦腔音乐的特点,以琵琶贯穿到底,因为琵琶在唐代是非常发达的,用琵琶来表达人物复杂的内心,就比较合适。《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描写的是杜甫草堂,所以运用了一些四川尖山的民歌,用二胡表示凄凉的处境等等。第二个原则就是所有的音乐要从诗歌中来,要贴合情境,随着诗词的感情起伏,做到与诗词的契合。”

  “唐宋名篇”久演不衰,说明作曲家们的创作为百姓所欢迎。莫凡说:“我最大的收获,是明白创作音乐的时候不能孤芳自赏也不要卖弄自己,要通过音乐的诠释让老百姓能够明白诗词里所表达的情感,音乐要很熨帖地与诗词结合。这样,观众才能听得懂,听得舒服。”

  作曲家叶小纲:音乐诗词更加亲近

  1999年“唐宋名篇”首演时,濮存昕朗诵的《将进酒》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这部作品音乐的创作者叶小纲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音乐让我们的诗词变得更加亲近,这是我们所有的作曲家都非常乐意参与的事。音乐对于诗歌中感情的表现力更加强烈,它能把语言中的意境延伸开来,声音的力量再加上管弦乐的演奏会给观众带来更宏大更贴切的艺术享受。”

  谈到为《将进酒》写音乐,叶小纲的思绪回到15年前。他说:“李白是我非常喜欢的诗人。在《将进酒》这首诗里,既有诗仙那种潇洒超脱豪气冲天的气概,也有怀才不遇的苦闷悲凉。我觉得这是很多中国知识分子的境遇,因而很容易引起知识分子的共鸣。在创作音乐的时候,诗里那种或激越或无奈的情绪我会更放大一些,让这种感情更酣畅淋漓地表现出来。与语言相比,音乐对于感情的表现可能更贴切,表现力更强,再加上演员感情充沛的朗诵,带来的艺术效果更有直击人心的力量。”

  为诗朗诵专门创作音乐,对于叶小纲来说,当时是第一次,于是,他与濮存昕反复切磋,以达到音乐与诗歌的高度统一。

  谈及希望,叶小纲说:“有一点,就是作曲家的版权问题。唐宋名篇朗诵会已经演了15年了,演员们的每次巡演都会有一定的报酬,但是作曲家并没有。这样无休止地运用也引起了一些作曲家的不满和警觉,最近我们也在沟通这个事。弘扬文化我们非常乐意,但是也要捍卫作曲家的权益。”

责任编辑:郭雅倩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