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11卷本的《中国古版年画珍本》丛书出版

说不尽的千秋事道不完的人间情

发稿时间:2016-02-21 08:48:00 来源: 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网

清代苏州年画《赐福财神》。

明代朱拓年画《寿星图》。

  木版年画是中国传统的绘画形式之一,有1000余年的发展史,因题材极为丰富、内容无所不包,被专家们誉为形象地反映中国传统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可以说,木版年画是中国历史上最深入社会、最生活化的艺术门类,也是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国传统民间艺术——世界各国,尤其是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日本等国近百年来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收集和研究中国传统年画和古老刻版。现在,随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深入开展,年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受到高度重视。正是这样的文化背景,促生了11卷本的《中国古版年画珍本》丛书。

  这套年画珍本集得以出版,不仅是民间美术领域的一件幸事,也实现了为民间美术奋斗一生的王树村先生生前的愿望。先生为年画和民艺的一生,让后人感念。

  10年前,我国著名民间美术研究专家、收藏家王树村,面对“申遗”热浪中年画、剪纸、艺匠技法等出版物空前繁荣的局面,看到了随之出现的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2006年6月,83岁高龄的他在写给时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的信中,怀着忧虑的心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书市上也有许多年画书出现,遗憾的是皆貌似抢救文化遗产,但都是些并非值得抢救的内容,因这些书多是‘抢购’年画摊上的新翻刻者,或美其名曰‘珍藏本’,或冠以‘即将消逝的民艺’……混淆了申遗的真相。虑及出版之物,艺术水平及是否属于‘遗产’问题,则令人生疑。据我所知,传统的早期木版年画,多半毁于‘文革’……但有些年画书籍或丛书的编委多是不精通民间艺术者。倘若所编之年画品类,多半是伪劣之市上的所售货色,则对‘申遗’无疑造成不好的影响。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莫如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出面,组织出版一套《民间古版年画宝鉴》,集中将其收藏的年画精品及我等私人藏品,编印出来,以此作为‘样板’来对照,辨别真假遗产,使‘假李逵’让位,真正遗产得以面世。我院所藏的资料可贵,正当面世以正视听。”

  是年,由我执笔的丛书编撰计划上交研究院,这项工作得到了王文章院长的大力支持,资料遴选和辑录工作于2007年启动。令人痛惜的是,王树村重病缠身,于2009年10月仙逝,但是丛书的编纂工作并没有停止。2011年,该丛书被列入“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项目并更名为《中国古版年画珍本》。2015年,这套中国木版年画的鸿篇巨制,终于在总顾问著名美术史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薄松年的指导下,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天津美术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组成的编委会的共同努力下出版。它为中国美术史的年画研究,为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古代社会生活的研究,提供了一套最为详实的图文资料。这也是对王树村先生最好的纪念。

  经过专家们的反复比对、精心遴选,这套丛书收录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美术馆、上海图书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等各地文化机构,以及王树村等多位国内外著名年画藏家收藏的近4000幅年画珍本,作品年代上起年画肇始时期的宋金时期,下迄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所收录的年画作品,皆为各地传统古版年画中具有典型性、代表性、地域风格浓郁、教育意义和文化价值与审美价值兼备的作品。尤其珍贵的是,中国国家图书馆提供了珍藏几十年的5000余张古版年画,我带领研究团队从中遴选了500幅,这些珍贵的年画作品此次是首次面世。

  王树村生前非常重视年画中的纸马内容研究,他写过多篇文章,研究纸马——被称为“百份”“甲马”的民间各种神像,因为它最直接和形象地反映了民间百姓的宗教信仰,传达了其文化心理深层的本质内容。外国传教士进入中国传教,首先要了解中国民众的信仰,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保存在国内外图书馆专业机构的年画多为“纸马”之类的神像年画的原因。这套丛书遴选了各地纸马中有典型性的作品,其中不少是以前没有发表过、没有受到重视的作品,其价值不言而喻。

  在每卷的开篇综述文章中,专家们从文化史和艺术发展史视角,按照年画艺术自身的发展规律进行审视和描述,力争为读者全面勾勒出年画独有的文化面貌,并将其中的民间文化的价值观、艺术成就等真实、客观地再现出来。年画于不同时代的变化和发展也展现其间。专家们依据年画背后的民俗文化内涵、审美意蕴和历史背景等,做出了符合历史和客观的学术判断,并且按照不同题材分类,凸显了地域文化特点。对相同题材的作品,丛书则从造型艺术的丰富性出发,分而述之,关注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区别。编纂人员还在文献资料上下大功夫,在原有资料储备的基础上发掘了许多新史料。

  今天,年画的价值仍有待我们重新认识。年画是民间美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民间美术的最大一宗,它是我国传统绘画之山水、花鸟等画种日益兴盛、人物画逐渐衰落之际兴起的一个画种,借助年俗文化而发展,又借助雕版印刷术的广泛运用普及到城乡各地,其表现内容无所不包,渗透到世俗生活的各个领域。在过去,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最为重要的两个事项就是听戏和赏画,所赏之画主要是每年更换一次的年画。年画和戏里好看好听的故事,牵动着人们的心,所谓“画中要有戏,百看才不腻”,说的就是民间年画的魅力。画里有说不尽的千秋事,有道不完的人间情。它是百姓学习知识的教科书,也是人们通过读图来了解世事的窗口。年画的价值,正在于它不是宫廷画师和文人雅士的个人情感的抒发,而是社会广大民众集体的信仰、观念和情感的表达,这正是认识和了解中国社会的形象资料。

  但是,长期以来,年画艺术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与其创作者和主要使用者的地位有着密切关系。早在年画艺术形成的宋代,标榜“轩冕才贤、岩穴上士”的文人画家与出身卑微的画院众工、民间艺人之间地位悬殊。此后,历代有关画史的论著中,民间画工始终处于遭贬的境地。不仅如此,在明代,画家(即便是名家)作画,如果“入时人之眼”,为民间年画作坊刻印出版之用的画作广为流传,也会遭到文人评论家的藐视。

  回顾年画艺术的发展历程,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年画艺术虽为封建文人所不齿,却赢得千百万城乡民众的钟爱,以至绵延千余载而不衰,反而渗透到城乡各个角落,成为人民大众点缀岁时节令的必备品?以描绘往昔事实、英雄楷模、世俗生活为主的年画艺术在民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主要应归结于年画在功能上,上承古代“指鉴贤愚、发明治乱”之图画要旨;在技艺方面,则下传六法和线描人物画之技艺,既继承和光大了传统的民族绘画,又形成了适合自身生存的艺术特色,因而能够经久不衰。

  更为重要的是,年画始终扎根于城乡广大的平民大众之中,努力从世俗民风中挖掘丰富的素材,以表现民众的喜怒哀乐,讴歌传统美德,揭露社会弊端。因此,年画的题材,与现实社会息息相关,它追述“往昔事实”,褒贬历史人物,向大众传播了爱国主义、民族传统文化思想;它描绘了太平盛世人们安居乐业的生活,也展示了分裂割据状态下民众流离失所的悲惨情景;它细腻地刻画了岁时节庆、婚丧嫁娶等平凡而又精彩热烈的世俗生活,为终年操劳的平民百姓享受短暂的年节欢乐增添了光彩;它寓教于画,将几千年中国民众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等内容,浓缩到一幅幅构思巧妙的年画之中。因此,广大民众常常从中发现自己的“影子”,从而喜爱它,将它当作自己岁时节庆、世俗生活的精神食粮。

  年画艺术在描绘现实生活的同时,不忘将历史、文学、宗教等融为一体,艺术地将它们与世俗生活有机结合起来。它赋予儒、释、道和原始宗教、神话传说的崇拜物以世俗形象,甚至以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取代宗教诸神。如以唐代秦叔宝、尉迟恭等名将取代传说中的神荼、郁垒为门神;将唐代道士孙思邈尊奉为与神农、扁鹊同列的药王等。

  年画艺术还不失诙谐幽默,富有极高的创造性,如对于自己信奉的神灵,也进行了善意的调侃,于是有了《打灶王》《闹门神》等戏出年画。年画艺术还以幽默的口吻为灶神改名易姓、“婚配”妻妾,乃至创建灶王府邸,增置属神;为捉鬼的猛神钟馗添了一位乘轿出嫁的窈窕小妹。

  当然,年画艺术的价值,远远不止上述几个方面,它的起源、发展及衍变的过程,与民族精神、爱国思想以及人们的经济生活、风俗习惯、居室格局、区域环境、审美要求、宗教信仰等密切相关。因此,对年画艺术的研究,小而言之,将有益于了解中国社会错综复杂的关系、年画与文人画的区别等,从而勾勒出年画艺术的发展概貌,填补中国美术史的空白;大而言之,年画所展现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中国社会民间生活的图像志,也是留给后代的一部形象的史书。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美术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周旭红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传统记忆 浓情端午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