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村庄合并”的滑县试验

发稿时间:2011-04-22 10:5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河南最大的农民社区

 

  “卢书记当时坐的就是这个位置,俺夫妻两个在左右两边。”说起几个月前卢展工书记来新村考察、与他们夫妇拉家常的情形,暴自然记忆犹新。

  “卢书记说,你们家住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比我家的还要大,我才住150平方米的。”一旁的妻子睢玉凤插话说。

  站在锦和社区一栋刚刚建好的楼房顶层,会认为这里就是一个一望无际的“大工地”:占地1676多亩的社区,可容纳近5000户居民入住,67栋七层带电梯楼房和1200栋别墅已经封顶,正在建设的还有702栋别墅和12栋楼房。

  17日,省委书记卢展工来到滑县正在建设中的超级大社区“锦和新城”视察,卢书记说,河南要持续探索走一条不以牺牲农业和粮食、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一定要以新型城镇化为引领,以新型社区建设为城乡统筹的结合点、城乡一体化的切入点。

  锦和社区的建设,就是在这方面进行的探索。

  暴自然所在的暴庄,在滑县郊区,全村450户、1815口人。据村支书暴新行介绍,目前全村已经整体搬迁到锦和社区,122户住的是楼房,328户住的是连体别墅。

  而这一切变化,只有两年时间。

2009年,滑县进行城乡一体化试验,位居产业集聚区内的暴庄,成为当地城乡一体化试验对象之一。

  根据滑县政府规划方案,新村庄内建别墅、多层、高层和廉租房等不同样式、不同面积的居住用房,供村民选择,旧宅基地可按占地面积折算现金购买新房。那些家里钱财不足,愿意选择单元楼的,每户奖励9万元,按每平方米800元低价售给农民,成本价不足部分由政府补贴。

  在这片土地上,还有更多和暴庄一样的新型村庄,与之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面积巨大的生活社区。

  “我们已命名这个超级大社区为锦和新城,”滑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主任李勇说,“在这个新社区里,会容纳包括暴庄在内的18个行政村,总建筑面积96万平方米,今年年底前,将有4737户农民搬进来居住。”

  据悉,这也是河南新农村建设中,最大的一个农村村庄整合试点。

滑县的“双合”试验

  滑县是一个农业大县。2010年全县粮食总产达131.2万吨,实现十连增,连续19年位居全省第一位,蝉联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标兵“八连冠”。

  荣耀背后也有着苦涩。滑县与许多内陆地区一样,“三农”问题还相当突出:农业基础设施薄弱,生产成本偏高;种植模式单一,农业产业化程度低;村庄规划不到位,住户分散零乱;基础设施严重缺乏,就医、就学、购物难度大。

  “农民们的种植模式也单一,农业产业化程度不高,绝大多数对土地依赖性大,收入微薄。”滑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副主任韩旭波推算,按照目前一年两熟的种植方式,小麦、玉米平均亩产分别为500公斤和600公斤计算,除去劳动力和生产资料成本,一个农民一年只能得到一季收成,每亩年收入仅有1000元左右。

  李勇作为土生土长的滑县人,对农民有着深厚的感情,也有着更多的思考:农民为何渴望进城而又不愿进城?他们渴望进城是羡慕城里的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不愿进城是因为他们一无户籍二无住房,“候鸟式”的迁移方式,享受不到城市的福利待遇,过不上城里人的幸福生活。

  村庄分散,农民居住分散,人口不集中,农村公共设施建设几乎为零,撒胡椒面式的基础设施建设根本不起作用,还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同时,一家一户就几亩耕地,想大规模投资农业,根本不可能。

  “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不加以改变,就会制约农村的第二次腾飞,”李勇说,“反复研讨,滑县决定以集聚区内的农村为实验对象,建设大型社区,流转土地,探索新农村建设。”

  一个大胆的设想诞生了,这就是“双合”,即“合地”、“合村”。

 首先是“合地”,即土地流转。20096月成立新鑫田园开发公司,按照公司化运营、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的模式,对18个村的土地进行集中流转,3个月时间流转土地1.7万亩。

  其次是“合村”,即村庄整合,集中建设新农村社区。整合途径是建设锦和新城大型社区,其中多层、高层楼房占69%,连体别墅占31%。集聚区内原18个村庄占地4251亩,建成的新社区占地1676亩,两者相减,可节约土地2575亩。

  滑县“双合”试验的一条原则是,确保农民“失地不失权”、“失地不失利”、“失地不失业”。农民30年土地承包权不变,失地不失权;每年耕地出让金不减,失地不失利;农民可以继续在农业公司种地,也可以打工,失地不失业。

  “双合”后的土地流转

  “合地”后的土地如何流转?如何保障农民的利益不受侵害?

  滑县的办法是改变以前的耕种方式,实现集中经营土地流转,提高土地综合效率。

  流转的土地,性质不能变,就是农业用地,发展高效农业。根据协议,滑县政府和承包户签订的合同是15年一个期限。为防止土地性质“变质”,政府将这些承包户的土地一家一户卫星定位。    

  2009年,集聚区在村庄整合开展后,韩旭波的另一个职务是新鑫田园开发公司总经理,负责将各农户土地经营权回收到该公司,统一流转经营。

  当年9月,随着拍卖师一次次槌起槌落,原属18个村的1.7万亩耕地,被6家公司和37个种粮、种菜大户拍得使用权。

  根据规定,新鑫田园公司实行零利润经营,拍卖土地所得全部归农户所有,农户根据田地的好坏,每年每亩可净得700斤至1000斤小麦的现金。

  为何以当年小麦的市场价为基准?“因为物价会上涨,就以当年小麦的市场价为基准换算成现金,”韩旭波说,“流转的土地承包权还在农民手里,只是经营权的流转,农民的土地收益不是长久不变的,会根据市场行情来定。”

  付东选,集聚区三里庄村人,原来在村里搞运输,这几年生意不好,没怎么赚到钱。现在,每天开着他的桑塔纳30001公里外的地里转一圈。他竞拍的240亩耕地,去年140亩种植西瓜、套种玉米,由于西瓜行情不好,只赚了6万元;种植30亩大白菜,每亩收入5000元,共计15万元;其余的20亩种植红薯、50亩种植玉米,两者收入6万元。2010年一年,扣除给农民的土地使用费、工人工资以及农资开销,共计收入27万元。

“解放”的农民哪里去

  原来集聚区内1.7万亩耕地,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有近1.8万人,现在只有1600人,还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就在过去一两年中,生活了几十年的老村庄消失了,耕种了半辈子的土地也流转了,如今住进了社区里,有些村民一下子有点适应不了,感到不自在、不踏实。“土地都被统一流转,想种地也没有了;以后不管吃什么,都得买,不像以前那样了。”有村民说。

  村民们还有更多的担忧:“住到大社区里,听说以后还有物业费、卫生费。沼气烧不成了,用燃气都要掏钱,咱农民们能负担起这些费用吗?”

  农民对未来生活的担忧,让地方政府不得不周全考虑。韩旭波说,村庄整合的诸多问题,在开展这项工作之初他们就预料到了,并且还为此广泛征求民意,召开座谈会。

  作为推进这项工作的主要负责人,韩旭波给出了大社区里农民们的多种选择。

  他说,从土地上解脱出来的农民,想干农业的还可以干农业,可以给土地流转承包户打工,年龄大点也会有人用;二是外出务工,在整合前,这18个村庄的大部分人也都是在外地打工,再就是到社区附近企业上班。

  “集聚区需要4万多个劳动力,现在只有2万个,缺口很大,村民们就业问题不大。”韩旭波称,他们会逐步加强对农民的技术培训,加大力度在集聚区内引进劳动密集型企业,让社区的农民都能找到工作,挣到钱。

  38日,付东选雇用的十几个农民,正在他的小麦地里浇麦子。他们每天工资30元。其中与付东选同一个村的马自梅,家里4口人,有6亩多地,每亩得到900斤小麦的费用。她成了付东选的固定工,一天能挣三四十元,一个月就有1000多元的收入。“比我一年的两季种地的收入还要多。”马自梅说。

  从暴庄的整体搬迁以及全部土地的流转只有一年时间,一年的试验来看,滑县的“双合”试验应该是成功的。为此,他们计划在此基础上进行完善,实行下一步的“双合”:二期规划15个行政村,2.3万人,5200户,流转土地2.5万多亩,已聘请中国农业大学规划设计了现代农业园区,发展高效农业、观光农业。

  “只有解决了农业的企业化、农村的城市化、农民的市民化,才能够真正解决‘三农’问题;我们只想通过试验,为中国的‘三农’问题找到一条出路。”李勇说。

责任编辑:
热搜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