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听扬州知青讲“插队故事”(图)

发稿时间:2012-06-05 11:55:00 来源: 扬州晚报 中国青年网

当年扬州部分知青名单市档案局提供

  央视史诗大片《知青》的热播,引发了观众热烈反响。本报记者从扬州市档案局了解到,扬州地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于1963年,从1963年—1978年,共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73007人,其中市区20772人,外地来扬插队的知青则无法统计。记者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其中的两位代表。

  知青

  档案

  丁仁才,上海人

  下乡时间:1969年

  插队地点:扬州汤汪公社丁庄生产队

  16岁到扬州,一呆就是44年

  俗话说,六十花甲,丁仁才今年正好是花甲年纪,然而回忆起当年下乡时的情景,老丁依旧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缓缓说道:“你们娃娃是没有吃过苦哦,赶上了好时代。”老丁呷了一口茶,开始了他的讲述。

  老丁是一名上海知青,下放前是上海卢湾区鲁班中学初一学生,“原本我是想到建设兵团的,因为当时有工资发,还有衣服可以领,馒头还有两种,有玉米面和大麦面的,这对知青来讲都是梦寐以求的。”

  然而,1969年建设兵团正好招满,老丁就与其他两个上海知青一起下放到扬州的亲戚家锻炼,令老丁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锻炼”就是44年。

  “刚开始特别不适应,一个礼拜都吃不到一顿大米饭,唯一可以称得上饭的就是面汤,放一点米和一点面粉,菜就是酱油里面加一点盐,然后再兑一点水。”当时刚刚16岁的老丁觉得“特委屈”,“在家里一天可以吃一顿大米饭呢,晚上还可以吃泡饭。”

  饿得狠了喝了二斤香油

  回忆起知青经历,丁仁才颇为感慨。因为知青投亲回原籍不属于国家计划之内的上山下乡,所以相对其他敲锣打鼓送下来的知青,老丁的日子显得更为孤苦。

  刚到知青点汤汪公社丁庄生产队,丁仁才面临的就是房子问题。从未做过体力活的他们,只好学着农民的样子“搭”房子,用泥土做墙基,芦苇秆和稻草做墙壁。最终他们就在这个歪歪斜斜、只有6个平方的房子里面度过了艰难的几年。

  随后是地域差异造成的生活不便。扬州农民讲的方言他们听不懂,而他们讲的上海话,甚至普通话,农民也听不大懂。丁仁才和农民一起干活,记工分拿工资,农民可以挑200斤重的担子,丁仁才个子小,只能挑100斤、80斤,拿的工分只有其他人的一半。

  “当时样样农活都能干的全能农民一天可以拿12分的工分,折合下来算是2毛7分钱,平时的日常生活用品都要买,根本不够花。”丁仁才笑笑,有一次饿得狠了,知青们打赌,谁能把一瓶香油喝掉,丁仁才二话没说,咕咚咕咚把二斤装的香油喝了个精光。

  生活改善,让他留在扬州

  1973年,知青家长李庆霖写了一封信给毛主席,在信中表示了自己的孩子在农村生活的窘状,随后毛主席在复信中寄了300元给李庆霖,各地开始统筹解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存在的口粮、住房、医疗问题。

  根据政策规定,由在上海的父母所在单位分别每月拿出5元钱给丁仁才,这样一来,丁仁才一个月就有了10元的额外收入。1976年,丁仁才和一名江都女子结婚了,并有了自己的孩子,按照规定,孩子每个月也有5元的补贴,这样一来,丁仁才原本紧巴巴的生活得到彻底改善,“日子好过了,就没想要回上海了。”老丁笑言。

  1980年后,丁仁才进入邗江供销社的农资公司,这也让他完全放弃了回家的念头。

  如今,44年过去了,丁仁才经历了单位下岗、求职无门、自主创业的坎坷过程。目前,他在扬州开办了一家出租接送公司,为单位提供接送业务,公司有着十几位和老丁有着类似经历的知青。

  知青

  档案

  张兵,扬州人

  下乡时间:1964年

  插队地点:南通农场

  大学生“意外”下乡插队

  张兵原名张泽穗,后因学习雷锋,改名“兵”字,一直沿用至今。她出生在重庆,父母都是抗战英雄,但从小把她交给家住扬州东关街的爷爷奶奶抚养。

  1958年,张兵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新华中学高中。3年后高中毕业,“一开始我不敢报考大学的,经不住家人的劝说,填报了志愿,没想到竟然考中了扬州医专。”她回忆道,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能考上大学的人,被誉为天之骄子,是不可能轻易放弃学业的。

  然而,入学没多久,学校意外关闭了。失学后的她无处可去,报名参加了知青下乡,1964年,20岁的她来到南通农场劳动。

  农场的生活是艰苦的,除了繁重的体力活,解决终身大事也非易事。“我是下乡插队第二年谈恋爱的,我的爱人在扬州听了我在农场的先进事迹后,写信给我父母,表达了爱慕之意。后来我们就谈恋爱了。”张兵说,异地恋是艰苦的,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更没有网络,恋爱全都是“纸上谈兵”。

  入团那天救火,鞋子都跑掉了

  张兵的农场有24个生产队,她被分配到14生产队。在生产队里,她积极劳动,每次都争取劳动比赛第一名。也是在生产队里,她加入了共青团,宣誓那天,江边的捕捞队失火,他们14生产队距离江边有十里路。“每个人像发了疯一样往前跑,那个时候信息不通畅,也不知道前面出了什么情况,只见火光冲天,每个人都卖了命地跑,跑到江边,舀起江水,拼命扑火。”张兵说,她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救火的场景,一直忙到夜里两点。第二天早晨起床,发现通往江边的小路上全都是散落的鞋子。

  张兵说,在那个纯真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没有半点掺假的。“互帮互助是常有的事,男同志帮女同志挑水,女同志帮男同志补衣服,都是很正常的事。”她说,至今回忆起来,当知青时的人际关系是最淳朴的。

  立志为扬州知青写书立传

  最终,张兵还是回到了扬州。退休后,她一直致力于为当年下乡的扬州知青出书立传。“我去扬州档案局查过资料,也保留了当年的部分名单,试图联系到当事人,可惜其中的有些人已经不在了。”她表示,很想对当年的知青一一采访,有可能的话出一本书,写出当年的故事,记录那段峥嵘岁月。

责任编辑:宁梦黛
热搜

排行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